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 公子許-第兩千章 興師問罪相伴

天唐錦繡
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
自打高阳公主得知了自己与长孙、宇文两家即将联姻之事,非常不高兴,甚至亲自跑到中军帐来兴师问罪。虽然不能将他怎么样,可居家过日子总是这般心有隔阂、脾气暴躁怎么成?
最好的办法自然便是祸水东引,让高阳公主逮住高侃,将心头那股怒气好生发泄出去。
至于高侃……谁让他自作主张出了这个么馊主意呢?
只要频道不死,道友死不死的管他呢……
……
高侃出了中军帐,左右张望一眼,便快步走到随性而来的亲兵面前,沉声道:“上马,赶赴春明门外与部队汇合。”
亲兵们见他行色匆匆、语气迅疾,以为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军机大事,自是不敢耽搁,赶紧将战马牵过来,高侃接过缰绳踩着马镫飞身上马,亲兵们也纷纷跃上马背。
高侃喝了一声:“走!”
策骑当先而行,一众亲兵紧随其后,风卷残云一般向着营门口疾驰而去,身后右屯卫兵卒看着高侃火烧屁股一般迅捷疾行,不由得面面相觑——大家自然不知高侃与房俊所谈何事,但两人吃了早膳,喝了一壶茶水,并不似有什么十万火急之事的样子啊?
高侃策骑疾行,心中忐忑,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否则一旦自己返回营地的消息走漏,说不得就要被高阳公主召见,然后轻则喝叱,重则严惩,保准不会有好脸色。
所幸自己进到营地时间不长,一进来又是直奔中军帐,想来知晓自己回营的人不多,大抵等消息传到高阳公主那边,自己已经离营而去,拖上了十天半月,待高阳公主火气消减,再去负荆请罪,也就无甚大事……
眼瞅着营门在望,两座箭楼伫立营门两侧,旌旗招展卫兵齐整,高侃一颗心松了下来。
一队人呼啸着冲出营门,便见到一队黑盔黑甲的禁卫拦在道路当中,为首一个校尉大声呼喝:“高将军请留步,高阳殿下召见!”
高侃心中一紧,目光四下张望,便见到左侧箭楼下停着一辆装饰华丽的四轮马车,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禁卫骑兵簇拥左右,心里不禁哀叹一声,迫不得已只得勒住马缰,反身下马。
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,只不过心中也难免狐疑,自己返回营地前前后后不过半个时辰,这消息怎地那么快便传到高阳公主那边,而且高阳公主俨然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,显然早已准备多时……
天 師
心里嘀咕不停,脚下却快速抵达马车一侧,单膝跪地施行军礼:“末将觐见公主殿下!”
马车内传出一道清脆娇美的嗓音:“呦,这不是功勋赫赫、战无不胜的高将军么?呵呵,失敬,失敬。”
嘴里说着“呵呵”,却是半点笑意也欠奉,令人听在耳中有若冰霜……
高侃咽了口唾沫,强笑道:“公主殿下谬赞,末将愧不敢当!些许微功,皆因大帅指挥有方、麾下拼死力战,不敢窃据于身……那啥,末将尚有军务在身,十万火急,不知殿下有何吩咐?若是无事,末将暂且告退。”
马车内,高阳公主的声音传出,似是在对另外一人说话:“啧啧,瞧瞧这位高将军,简直虚怀若谷、高风亮节,自己立下的功劳反倒是归于咱们郎君身上,又热心肠的给咱们郎君搜罗美女,如此忠心耿耿的麾下,郎君当真是有福气呢。”
另外一个女声响起,声音柔美甜腻:“殿下该当重赏才行。”
高侃心中打鼓,一个头两个大,单只一个高阳公主已经不好应付,居然连武媚娘也在……今日这关不好过了。
只得硬着头皮:“末将参见武娘子!”
“哎呦!将军乃是郎君心腹爱将,素来视如肱骨,更是军中猛将,焉能屈身于奴家这样一个妇道人家?快快请起,奴家受不得!”
第31位王妃
武媚娘娇声惊呼,却让高侃如坐针毡、如芒在背……
赶紧肃容道:“武娘子此言差矣!末将之礼,非是屈身于妇人之下,而是屈身于豪杰之下!关陇反叛,关中兵乱四起、大厦将倾,梁国公府上下命悬一线,正是武娘子陪在殿下身边出谋划策力挽狂澜,勇擒贼酋,才使得阖府上下幸免于难,如此气魄手段不让须眉!试问天下男儿谁人不是钦佩莫名?更称得起一声女中豪杰之赞誉!自然受得末将一礼。”
“嘻嘻……”
马车内,高阳公主已经与武媚娘笑成一团,前者喘息着小声道:“这高侃看着木讷严谨五大三粗的模样,却不料这一手拍马溜须的功夫却深得郎君之真传……哎呦,武娘子,武豪杰,让本宫一拜……哈!”
武媚娘又是羞囧又是好笑,咬着嘴唇忍着笑。
两人一旁一直默然不语的晋阳公主不满意了……
小公主秀气的眉毛挑了挑,看着嘻嘻哈哈的两女,俏脸板着,训斥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回事?咱们是来兴师问罪的,居然被人家两句好话哄得找不着北,真是丢人!”
武媚娘为之莞尔,握住晋阳公主的手,笑道:“不过是心头有气,过来耀武扬威一下罢了,人家好歹也是堂堂军中大将,咱们总不能让殿下摆出公主的身份私设刑堂,将高侃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吧?”
过来训斥高侃两句,向房俊表达妻妾之不满,也宣泄一下心中怒气,自是无伤大雅。可若是做得过分,不顾体面胡搅蛮缠,那便有理变成无理,弄巧成拙。
晋阳公主娇哼一声,道:“即便不能将他如何,也得好生敲打,总之要防微杜渐、惩前毖后才好,让所有人都知道谁再敢给姐夫搜罗女人,就得考虑咱们的报复!”
“……”
武媚娘与高阳公主面面相觑,前者忍着笑,后者一脸苦——房二是否纳妾,与你这个小姨子有甚的干系?
两人看着晋阳公主秀美无匹的俏脸、玲珑纤细的身段儿,心想这小丫头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……
晋阳公主也自知失言,雪白的俏脸染满红霞,以手掩面,羞恼道:“快回去吧!”
高阳公主与武媚娘早已笑弯了腰……
……
高侃还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,顾不得细密的雨水淋在身上,心里七上八下、满头大汗,隐约听到车内又传出晋阳公主的语声,愈发觉得今日大祸临头、在劫难逃,遂将给高阳公主通风报信之日问候了一遍又一遍……
正在他琢磨着如何推卸责任,是否狠下心将这件事从自己主动张罗推诿成听房俊之命而行事,却忽然发现马车已经缓缓启动,在数十全副武装的禁卫护卫之下,缓缓自营门进入营内,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走远了。
“呼……”
高侃长长吐出一口气,感觉自己打鬼门关里转了一圈。
站起身,抹了一把脸,才发觉铠甲里头的中衣已经湿透,只是不知到底是被雨水打湿,还是被汗水浸湿。
回头见到自己的亲兵还傻愣愣的站在远处,登时喝叱道:“傻乎乎站在那里作甚?赶紧将马牵过来,离开此地!”
亲兵们赶紧将战马牵到他眼前,大家一起飞身上马,高侃一鞭子狠狠抽在马臀上,策骑狂奔,带着亲兵一溜烟的没了踪影。
……
马车在禁卫簇拥之下抵达中军帐外,两位公主以及武媚娘先后下车,进入帐内,便见到房俊正坐在书案之后处置军务,右手边靠窗处的一张案几上摆满了一摞一摞的公文。
“呦,今儿早起便见到喜鹊在旗杆顶上吱吱喳喳的叫唤,便知有好事临门,原来是两位娘子与晋阳殿下莅临,微臣未曾远迎,恕罪恕罪。”
房俊将手头军务放下,毛笔搁在一旁,赶紧起身陪着笑脸见礼。
中军重地,若无紧要之事是严禁女子踏足的,即便是公主也得避嫌,所以即便房俊这些时日留宿于此,高阳公主也不曾来过……
高阳公主微微扬起尖俏的下颌,鼻孔中娇哼一声,不置可否,武媚娘眼波流转,似笑非笑。
唯有晋阳公主不忍房俊尴尬,虽然俏脸依旧绷紧,却还是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姐夫军务繁重,不必多礼。”
言罢,与高阳、武媚娘一同绕过房俊,来到另一侧靠窗的地席上跪坐下去。
房俊眼珠转转,心底有些打怵,这很明显是跑过来兴师问罪了啊……他小心翼翼的陪同过去,从火炉上提起滚沸的开水沏茶,不经意间给了晋阳公主一个眼神:你怎么能同她们两个一起让我难堪呢?
晋阳公主与他四目相对,一瞬间便领会他的意思,却不说话,长长的睫毛忽闪几下,垂下眼睑,置若罔闻。
房俊便知道今日难以善了,晋阳公主素来是跟他一伙儿的,绝对多数时候都是没原则的站他一边,眼下这般神情,显然是来算账的。
给三女斟茶,房俊决定先发制人:“高侃这厮简直不像话!两军阵前,就算东宫形势再是紧迫,再是需要彻底收服关陇门阀辅佐太子殿下掌控朝政,但焉能做出联姻这等事?本帅一世英名被他糟蹋,恐为天下人耻笑,此事必不肯罢休,稍后便禀明太子,定要将亲事推掉。”
高阳、武媚娘鄙夷的看他一眼,一齐冷笑。
晋阳公主有些无语,嗔怪的瞪了房俊一眼:这等敷衍之借口,谁信呐?姐夫啊,您可长点心吧……
打眼 小说
房俊愣了一下,就尴尬了。
世间男子,任谁都想娶回家一个贤内助,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,可若是妻子太过聪慧也并非什么好事,尤其是不懂得得过且过、装聋作哑的道理,那就是妥妥的灾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