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小說 七海揚明 線上看-章三六四 安排

七海揚明
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
李君威问:“君弘哥负责这件事呀。”
林君弘笑了笑:“老三,谈判这种事你应该清楚啊,态度要强硬,但是姿态要放低。”
李君威没有反驳,因为在之前主持帝国外务的时候,他一向是如此的。
既然姿态要放低,那就必须派遣人去阿格拉。但目前来说,这件事是极为机密的,要保密还要顾及安全问题,更要考虑能力,选择的余地就比较小了。
“老三,要不你去吧。”李海笑着说道。
李君威呵呵一笑:“大王兄可别和我开玩笑,我还不站着进去,躺着出来。昭奕那个混账,说不定会弄死我。”
显然,李君威还是一如既往的怂,依旧还是自己小命至上的家伙。
李海也不过就是开个玩笑,他问:“曾家国舅那边,有堪用的人吗?”
李君华微微摇头:“这些年虽也有人崭露头角,但并不亲近。”
当年皇室分家之后,李君度去了印度,在打下天下后,其母族和妻族纷纷向印度迁移,去做皇亲国戚去了。曾家原本也是南洋大族,在印度立国后分裂,但是说到底那是英王一系,李君华一贯的不亲近,这种事自然也不敢托付了。
“要不选个宗室吧,昭睿…….。”李海又提议。
李君华摆手:“不行,元老院离不开他,荣王一脉也没有得体的人。”
林君弘见皇帝看向自己,他说道:“我那几个儿子可不成器,到了阿格拉,可不被昭奕耍的团团转啊,被卖了还要给人数钱呢。”
因为林君弘不主动培养,所以他的孩子基本上是政治小白。
御九天
“昭誉和昭承呢?”李君威主动说。
这下是李明勋不愿意了:“还是防备一手狗急跳墙吧。别害了这哥俩的性命。”
“那昭瑢也绝对不能去。”李君威立刻说道。
李君华点点头:“按理说,昭瑢是最合适的,可是他一贯不愿意参与政治,那也就算了。不过,以昭瑢的心性,最好也就别让他知道了,他要是知道了,非得去不可。”
林君弘道:“说来说去,还是澹台合适,他是昭圭的姐夫,又搞过外交,能力是没问题的。安化肯定也愿意去,但还是澹台这边,须得用用功夫。”
“那这件事交给我吧。”李君威主动揽过来,毕竟安化现在是自己的女儿,澹台云风是他的女婿。
李君华点头:“明天你再找他吧,我今天给先和他聊聊。”
澹台云风目前的状况有些特殊,至少在舆论上,他是下一届内阁的有力竞争者,只要不出问题,一个副相是跑不脱的,而再下一届,他就可以直接竞争首相了。
因此,澹台云风在目前内阁总务长的位置上很投入,但总务长这个位置很特殊,其负责的是内阁日常事务,又被称之为小首相,显然,这种位置是不能缺人的,让澹台云风前去印度密探,就算是顺利,一来一回至少四个月,若是不顺利,就难说了。
承恩公府。
“混账东西,大了你的狗胆,竟然敢翘课,还敢胡作非为…….。”庭院里,承恩公澹台云风用鸡毛掸子狠狠的抽打着自己的长子,十五岁的澹台骏。
安化公主站在一边,看着儿子的屁股被抽打的稀烂,哭嚎不断,咬着牙红着脸,一声不吭,生生把到嘴的话给咽下去了。
“敢翘课,不上学,不上学你能干什么……..。”
“裕王不也没上学么……。”澹台骏犟嘴说道。
这下澹台云风打的更狠了:“你也配和你外公比,王八蛋,你有外公十分之一的天赋吗…….。”
澹台骏自幼是个顽皮的孩子,长大之后更是调皮捣蛋的厉害,原本澹台云风以为没什么,男孩子哪有不捣蛋的,但却不知道儿子越来越放肆,他也是陪葡萄牙国王去看球赛,偶然看到观众席的儿子,十五岁,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叼着烟,粗鄙不堪。
关键是,提醒他的人还是宫里的人,这下皇上肯定是知道了。
回到家,问了妻子,妻子也是不知道,仅仅是以为儿子调皮些,学习不够上进,往最坏处想也就是以为自己的儿子顶多翘课、打架,犯一些这个年纪的孩子都犯的错误,当听到丈夫说儿子的不堪,根本无法相信。
再把平日负责接送儿子上学的管事叫来,才知道,儿子早就不受这个管事约束,平日里也不许其接送,再问儿子的老师,竟得知儿子经常翘课,而且一翘就是两三天。
儿子成了这个模样,安化公主才知道自己对儿子有多不了解,更是清楚,矫枉须得过正,没有这一顿暴打,怕是改不过性子来了。
但打一顿真的有用吗?安化在宗亲、贵族之间,没少见过纨绔,那些纨绔子弟,哪个没有挨过打呢?
“老爷,宫里来人了…….是皇后跟前的刘姑姑。”门房前来报告。
不等收拾,一向来的勤的刘姑姑进了门来,看到澹台云风刚收了手,说道:“哎呦,国公这是怎么了,怎么把孩子打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安化问:“姑姑来,是皇后娘娘有事吗?”
“皇上让我来的,说是让承恩公去一趟…….。”
“哦,那我简单收拾一下,便是过去。”
刘姑姑看了看趴在长条凳上不敢动的澹台骏说:“还说让大公子也去,这……这还能去吗?”
澹台云风与安化对视一眼,心道自己家管教孩子,不会宫里这么快就知道了吧。
“找一副担架来。”澹台云风纷纷家里人。
安化拦住澹台云风:“就别让骏儿去了吧,何必呢?”
“这王八蛋平时不怕丢人,这个时候又要什么面子,拉进宫里,让所有人都看看他的丑样子。”澹台云风却是已经痛恨到了极点,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澹台云风在家里一向很少管事,但凡管事那就是说一不二的,根本没有人敢劝,澹台骏被抬担架上,架到了马车,拉着进了皇宫,安化无奈,也是跟着去了。
这血肉模糊的两个屁股蛋子往宫里一放,着实吓住了不少人,皇后瞧了连忙让人去叫医生。
在医务室门口,安化公主一边擦泪,一边听着皇后的劝,皇后说:“孩子年纪还小,还能管回来。你们也知道,昭承小时候也很淘气,听说在西津时,被老三打烂了屁股,你们瞧,现在不也很争气了嘛。”
“哪里能一样,昭承那是淘气,骏儿……那是一脑袋的男盗女娼…….。”安化哭的双眼通红,她现在已经意识到此前过于放纵的儿子,总觉得儿子像裕王小时候,说到底,她虽然过继给了裕王,但二人也就差了七岁而已。
“那也不至于把人打成这样。”李君华听着里面传来的哀嚎,说道。
但安化夫妻二人可不认为这是长辈的关心,因为李君华的下一句话是:“若真的犯了大错,触犯了法律,索性直接关监狱里几天,让他知道知道厉害。”
“皇上,骏儿就是放纵了些,可没做什么触犯法律的事。”安化着急解释。
李君华没有多说什么,一直到里面的医生出来,说骨头没事,就是需要将养,李君华才放心招呼澹台云风离开。
澹台云风跟在李君华身后要走,皇后招呼他:“云风你来,我和你说几句话。”
澹台云风走过去,皇后低声说:“皇上早上着人问了骏儿的老师,他的事知道不少,你可别想着隐瞒,皇上也就是嘴里硬气些,不会真的把骏儿送监狱的。”
原本澹台云风就没想着隐瞒,此时更是心里敞亮了,安化连忙也跟着去了。
二人进了御书房,李君华放下了手里的书,说道:“澹台是出身禁卫,也做过我的侍从。安化呢,从小是裕王带大的。要说起来,亲戚门里,你们和裕王更亲近些。但骏儿成了这样子,我觉得倒是不能让裕王插手了。
按说裕王教育孩子也是一把好手,但他可不懂什么从严从重,不管骏儿犯罪没犯罪,也实在太不规矩了。”
“是,微臣有罪,没教育好孩子。”澹台云风说。
“罪不罪的,且另说吧,到底也是你们家的长子,不能浪荡下去了。”李君华说。
颠覆笑傲江湖 小说
“皇上,我们回去,肯定会好好教育的。”安化连忙说。
李君华摆摆手:“你们?澹台会有外务,下午裕王会和你说,一去不知几个月…….。”
澹台云风猛然惊醒,他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外务,但既然皇帝都这么说了,怕是不好推脱。
“至于安化…….你是和风细雨的性子,怕是让你打孩子,自己还没动手,眼泪就下来了吧。”李君华说道。
安化低下头,不敢反驳,她这个性子,是真的硬不起心肠的。
“若澹台在,我也就不管了,可澹台要出国,是不能说放纵孩子几个月等澹台回来的,要是交给裕王,他也未必能教出个好歹来,毕竟现在也很忙。”
说起裕王府的教育,其余裕王家的孩子也就李昭承被李君威真正教育过,但李君威的教育水准却在侄子李昭稷身上有所体现,李昭稷小时候也很混账,却被李君威改了性子。
但那是李君威把李昭稷带出申京去了北京大半年,让那孩子脱离了一向宠他偏袒他的后宫,大半年时间,李君威的心思多半放在这个孩子身上。但对于澹台骏,如今在朝堂担任要职的李君威可没有这个心思和时间了。
“那皇上不会真的要把骏儿送进监狱吧………。”安化惊声问道,若是如此,她怎么着也是要去求裕王做主的。
“进不进监狱要看他做没做违法的事,那监狱又不是我开的。”李君华说,安化闻言,稍稍缓口气,李君华又说:“但这孩子,不管是不行了,不用些手段也是不行了。所以,我想过了,他既然不爱上学,就不要上了,但万不可放纵了自己。
禁军中有的是地方,他既然精力旺盛,便去军中发泄吧。教官的木棍和高高的围墙总能约束住他,在禁军呆几年,他也就老实了。你们两个,以为如何?”李君华说出了自己的安排。
澹台云风点点头,立刻就同意了,他就是从禁军中出来的,知道里面什么样。
“微臣请把骏儿送到忠字团从军。”澹台云风说道。
这是他出身的团伍,如此要求,也不是为了徇私,恰恰是为了儿子考虑,因为禁军之中大体分为两种,一种里面全都是勋贵子弟,虽说也有纪律,但管理不那么严格。一种就是忠字团这些,早年这些营团招收的全都是养济院出来的那些优秀的孩子,没有父母,没有背景。后来,烈士功臣子女进入,再后来,一些海外行省的平民子弟入选也会加入。
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
虽说忠字团这类营团也不如以前纯粹了,但比勋贵子弟那边好的多。
安化公主没有反驳,但皇上说:“忠字团规矩严格,训练科目也比较重。骏儿锦衣玉食的,也未必能受的住,所以他进去了,肯定会说这说那的要出来,安化,到时候你可别心软,既要从军,非得三年后才能出来。”
“是皇上。”安化说道。
夜花
“你也别怪我狠心,到底骏儿还有的救,他屁股上的伤好了,就去报道,让他好好表现,半年不出岔子,我就让他入宫值守,日后你们娘俩见面也方便。
等孩子出息了,进了侍从室,也就能独当一面了。”李君华劝说到。
安化点点头,知道这是皇帝把教育自己儿子的责任给接了过去,倒也是好事,但凡能进侍从室,便是有了前程,只是儿子这几年的苦是一定要受的,安化也是无奈。
“也不知让你出国是为什么事。”回去的路上,安化愁眉苦脸,说道。
澹台云风摇摇头,安化说:“难道是骏儿的事害了你?”
“哪里有那么快的,你也别多问,待晚上去一趟裕王府,就什么都明白了。别人或许有其他心思,但岳父大人什么时候坑过咱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