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線上看-第六十五章 這是寧靜的一天看書

我不可能是劍神
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
这是宁静的一天。
阳光在窗口铺开,灰尘的颗粒在其中上下浮沉,窗外有昆虫的鸣叫,再向远处,则是澄澈的蓝天。
案牍散发着纸香。
陈化吉从桌案上清醒过来,伸了个懒腰,看看时辰,离当值时间结束还早……还可以再补一觉,随即又趴下了。
公子不歌 小說
在南疆任职期间有立功表现的他,终于被调回杭州府以后,还小小的升职加薪了一波。虽然距离白衣尚且遥远,但已经不是那种需要去外面跑腿的小玄衣了。
而是在驻所坐着办公的文职玄衣卫。
朝天阙里大多数人是不喜欢做文职的,因为立功和历练的机会都少。所以上边就想了个办法,将这类文职的官衔和俸禄都提升半等。这正对陈化吉的胃口,他本来就喜欢趋吉避凶,何况给的俸禄还多。
能得到这样坐在阁楼里睡觉的机会,他心里十分清楚,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小李道长。
如今他已经不是曾经那条未经世事的陈化吉了,现在的他,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舔,不是错。
但是要舔对的人。
你舔女人,舔到最后可能一无所有。但是你舔小李道长,就永远不会出错。
只可惜最近这段时间,小李道长一直在外奔忙,自己拎东西去德云观拜会了两次,都没见到他回来。这两天抽空得再去看看,送点水果,让他带着自己做做任务。
正想着,突然就听门外嘭嘭脚步声响,接着哐当一声,房门就被人粗暴推开。
“谁让你进来的?是不是没预约?”陈化吉瞪过去。
我是神——!
他曾经卓越的危机意识已经被坐办公室的生活迅速消磨了,现在不会再第一时间捏遁术逃跑了。
“别睡了!统领在哪,快带我去!”进来的是个女子,身形高挑,面容美艳。
正是同为杭州府玄衣卫的李辛夷,因为小李道长的关系,陈化吉和她倒是颇为熟稔。
“怎么了?”陈化吉懒散起身,问道:“不知道以为天要塌了呢……”
戰士培養計劃
“我师尊收到的消息,小李道长和余观主在西域出事了!”
“什么?!”陈化吉蹭的一下站起来。
天,真地要塌了。
……
这是宁静的一天。
水墨晕染一层白。
一个温润如玉的道士形象将要浮在纸面上,可那画笔却又中途停下。
执笔的是个蓝衣素裙的女子,布带随意挽着茂密的长发,露出一抹白皙的脖颈,弧线宛若美瓷。
“唉……”公孙柔轻轻叹了口气。
就算是世上最厉害的画师,又怎么能画出那人百分之一的神采呢。
自余杭县回京以后,她就不太和京城里的那些朋友来往了。因为曾经见识过父亲落魄时,那些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嘴脸,才明白这繁华都城下的人情有多么不堪一击。
父亲托旧交帮她拜到了河洛第一画师赵相季的门下,专心学习画艺。公孙柔身为状元之女,天赋自不必说,经过名师指点,技艺进境飞快,可她还是无法画出心中那人的容颜。
画不出,却又忘不掉。
“唉……”不过片刻,她又叹了第二口气。
朝歌曾有一位鲁姓文人说过,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,如影、随形。无声又无息,出没在心底……
嘭——
正想着,一个急匆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心事,来人推开院门,迈着大步就走了进来。
“柔儿,不好了!”
听声音,公孙柔就知道来人是谁了。
如今能自由进入自家后院的朋友,无非就是陆展眉。
这位女冠在都城一向小有名气,但是自己以前偏偏跟她不认识。而是回到朝歌以后,听闻她去过杭州府且见过李楚,又恰好有次相遇,公孙柔就有意无意地找她聊了几句。
一来二去,两人反倒成了朋友。
“怎么了?”公孙柔站起身,看着火急火燎的陆展眉,有些纳闷。
平时可很少看到她这么急的样子。
“我今天进宫去找公主,听她说了一个偶然听来的消息,你别着急,先坐下……”陆展眉反倒先安抚起公孙柔来。
“呵,我急什么?”公孙柔坐下,伸手给她倒了杯茶。
“我听公主说,国师李茂清一大早急匆匆就进宫找陛下,说……说有个叫李楚的道士和他师傅在西域紫月国被妖魔擒住,不日将杀。国师好像很在乎那个小道士,想说动陛下号召天下仙门出力去救,陛下正在犹豫……”
公孙柔眨了眨眼,神情似乎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手上的茶壶却不知怎的就脱落了。
啪——
貓妃到朕碗裡來 瑤小七
……
这是宁静的一天。
断碑谷内有一片新立的碑林,一坨庞大的人影坐在这里发呆。
这时一个方脑壳、小眼睛的男子凑了过来,“这都多久了,还为你那些大象伤心呐?”
“你不懂,在你们眼里那是大象,在我眼里,那都是我的好朋友。”庞大人影答道。
那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李楚先前见过几次的断碑谷第一杀手、龙刚,诨名气死狗。
而那庞大人影,则是龙刚的好友,平素与世无争,就好养几只大象。
可惜当日断碑山毁灭之时,他逃跑没来得及带上那些大象,只能在这里安几块碑悼念。
“我是来跟你说一个大消息的。”龙刚悄摸摸说道,“听说啊……小李道长和他师傅在西域出事了,大当家正在犹豫,要不要点齐人马杀过去呢。”
“小李道长于我断碑谷有大恩,他出事自然要帮忙……”庞大人影道。
“我的意思是,大当家正在犹豫,是点齐人马杀过去,还是自己带着麒麟过去……”龙刚解释道。
“这样啊……”庞大人影这才恍然,“说来也是,小李道长都解决不了的问题,我们寻常修为过去也没什么作用……”
“这事现在可是秘密,你先别往外说啊。”龙刚道:“大当家担心有些脾气急的兄弟一定要跟过去,吩咐我不能外传呢。”
“吩咐你不能外传……”庞大人影眨眨眼,“那我大概明白大当家的想法了……”
魂帝武神 小小八
……
这是宁静的一天。
李楚双手兜在袖子里,走在王城的街道上。
方才进了王宫一趟,没有救到师傅,看样子像是已经被人救走了,他就出来了。
但出来以后他又有些不解。
为什么……
满城的妖怪都在说我要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