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蓋世笔趣-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可惜沒有如果分享

蓋世
小說推薦蓋世盖世
磅礴紫色妖能,由至高妖凤紧贴着界壁天幕的羽翼中,灌向界壁内的血色天地。
暗红如血的界壁天幕,渐渐地变为了淡紫色,还将下方的源血大陆,照耀的如梦如幻般瑰丽。
她抽离的血能,在她那具世间独一无二的妖躯流淌一番,很自然就成了她的了。
重新涌入界壁以后,那些血能便抹掉了阳脉的所有痕迹,取代了灵智被封禁的阳脉,成了此方界壁的实际掌控者。
虞渊的影响力,也被她剔除干净,不留一丝印记。
此刻,源血大陆中的虞渊,还有那几位大魔神,顿时感觉和域外分离了。
虞渊心神一动,试图呼唤纪凝霜时,发现他的声音已透不出变为淡紫色的界壁。
妖凤已经封闭了此界!
蓬!
界壁外层的冰岩,突然碎为万千冰晶,再呈一束束极寒冰光,被纪凝霜的神之影像吞纳。
一霎后,这位出自浩漭剑宗的大剑仙,恢复成了自然体态。
她一手握着“星霜之剑”,仿佛抓着一条璀璨的银河,就站在淡紫色的界壁外。
低头,她也能看到虞渊的身影,还能看到虞渊似乎朝着她呼喊着什么。
可她也听不见任何声音。
她表现的倒是很平静,一边感受着冰莹的寒光,在她没显露的阳神体魄内,镌刻着奇异的寒冰法则,一边望向了紧挨的荒神。
荒神,白色天虎和绿柳三位封神的妖族至强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……没人出手。
纪凝霜是浩漭本土的至高,而且还是剑宗的大剑仙,虽然她先前明显出剑阻挡了妖凤的深入,可在名义上妖殿和韩邈远为代表的人族势力,依然是同盟的关系。
另外……
荒神和绿柳这两位妖神,也并非对妖凤忠心耿耿,他们能接受向血魔族挥刀,可如果挥刀的对象是纪凝霜,他们就不会乖乖就范了。
于是,被妖凤的力量分隔后,不能回归源血大陆的纪凝霜,矗立在梦幻般紫色的界壁外,竟然没遭受妖神的围攻。
“她可是敌人!”
破碎的“星烬海域”深处,蔺竹筠裹着一缕缕的妖能,那些沉落在海内的图腾柱,以“天都古妖阵”的形态露出。
以为逮到机会的她,将“星烬海域”移到雄壮如山的天虎旁,指着孤零零的纪凝霜说道:“在此方星河的另一端,她朝着殿主挥剑,你们也该看见了。先前,也是她阻扰殿主,你们难道不应该做些什么?”
蛮横的天虎,突然凝为体魄粗犷的人族大汉,他额头虎纹微皱,冷声道:“这里没你说话的份。”
老猿咧嘴怪笑,“我和绿柳又不是妖殿成员,我们来深黯星域,只是因为她做出了允诺。可现在,那头还没有长大的小棘龙,几乎被她给拨皮抽骨了。我的不知道她的承诺,还能不能兑现。”
“嘿!”
老猿指向绿柳,“他的妖神之位,虞渊和神魂宗可是出了大力的!我呢,也向来和神魂宗更亲近一点,你这不知好歹的小丫头,难道连局势都审视不清?”
“哎,也难怪,难怪虞渊那小子瞧你不上!”
也是在这句话落下时,持“星霜之剑”的纪凝霜,鬼魅般出现于“星烬海域”,然后随手划拉出几剑,便以新的冰岩封冻此地。
一根根的妖族图腾柱,和悲愤欲绝的蔺竹筠,瞬间成了冰晶。
“的确是不知死活。”
一吻成癮,女人你好甜! 小說
纪凝霜站在冰晶般的蔺竹筠身前,直视着她的眼睛,漠然说道:“你已经没存在的价值了,从我踏足深黯星域,从那股极寒垂青我开始,你就被断绝了任何可能。不妨老实告诉你,那股极寒会青睐我,愿意亲近我,也是因为虞渊。”
她轻描淡写地,说着事实真相,“算是我沾了他的光。”
“而你……”
纪凝霜摇了摇头,“如果你当真成了他的未婚妻,如果你得到了他的认可和信任,从暗月城起,你的人生和命运将会截然不同。或许,你早已在神魂宗和他的助力下,先我一步晋升为至高。”
“也或许,你在抵达深黯星域不久后,就能被那股地底极寒相中。”
“可惜没有如果。”
在蔺竹筠绝望和酸楚的心境下,在纪凝霜的连番挖苦讥讽声中,如一座冰雕般的蔺竹筠,蓬地一声爆灭。
她化为了一地冰渣子,旋即和这个仿造“星烬海域”而成的奇石,一同成冰屑。
虞渊的这个未婚妻,就这么魂飞魄散了,再没有留下一点印记。
被仇恨扭曲心灵的她,似乎直到死亡的那一刻,才意识到所有的错误,都是她自己铸就的。
她做出的一个个选择,她对一些做法的视而不见,最终让她和虞渊渐行渐远。
直到死在虞渊前世红颜的手中。
荒神、绿柳,白色天虎,还有那些妖王、兽王,对于她的死表现的都很无所谓。
因为她是人。
“顽冥不化的愚昧女人。”
在漫天飞扬的冰屑中,纪凝霜冷哼了一声,又重新落在被妖能灌满的界壁天幕上方,想着该如何下去助战。
没有大妖和兽王因蔺竹筠的死亡向她出手。
荒神、绿柳和天虎般的妖神,由于立场和其它原因不会对她下手,天外的兽王未突破到十级血脉,有心也无力。
出奇地。
界壁内的至高妖凤,也没在意蔺竹筠的死亡,似乎都没多看那么一眼。
她在以深紫色妖能,充盈覆盖了界壁以后,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杀蒙克!
她的妖眸落在蒙克身上,道:“麒麟当初的重伤,你也出力不少。我麾下不少妖王,也是因你而死。这些年你都很小心,一直缩在深黯星域,以往找你不易。”
说话间,蒙克如遭重击,那具血魔族的躯体突然僵硬,魔血的流动停滞。
妖凤轻轻抬手。
一股肉眼不看,可所有人都能感觉的力量,猛地将蒙克笼罩,将这位血魔族寿命最悠久的族老带上了半空。
哗!哗哗哗!
在蒙克的背后,一尊尊庞大的血色魔影浮现,凝为曾经死去的震天猿,银鳞族的战士,还有白金修罗,和人族著名的自在境强者法相。
可惜,在成形的那一刻,就被妖凤抬起的那只手拍打着,瞬间化作虚无。
不受控制地悬浮虚空的蒙克,疯狂地呼叫着,他以魔魂和心脏沟通阳脉,要寻求始祖的救赎。
五行天 方想
却没有能得到任何回应。
蓬!
蒙克化作漫天的血色流光,却反常地没有坠地,而是逆流向妖凤宽阔羽翼背后的紫色界壁。
虞渊眼中突现异样。
蒙克的一声声求救呼喊,居然响彻于他的心田,他仿佛变为了血魔族的缔造者,聆听到了蒙克的叫声。
“给你!”
被大祭司里德披在身上的漆黑斗篷,落在夜魔族的弗莱克身上,同样是十级大魔神的弗莱克,面色一苦,却缓缓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那件被里德视如珍宝的斗篷,暗含的黑暗力量,弗莱克是能够动用的。
里德此刻的做法,说明他是打算拼命了,于是将这件从前代魔主身上剥夺的黑暗法袍取下,让他弗莱克来发挥出全部力量。
夜魔族的魔魂和秘术,结合这件黑暗法袍,至少可以让弗莱克稍稍挡一下。
身形瘦削的里德,眼窝内的魔火渐渐汹涌,被封禁的源血大陆,漫山遍野地,忽有许许多多的魔魂涌出。
疑似告白
一根枯木般的法杖,被里德握住手中,帮助他轻声吟唱。
千千万万的魔魂,形象忽然变得清晰,竟然是那些深黯星域的亡魂,有月夜族,地穴族,还有火蜥族和影族,包括战死的血魔族族人,拼死的大妖和异兽,残存的灵魂只要没有虚无消失,全成了里德掌控的魂团。
枯木法杖还在,可大祭司里德的魔影,已悄悄融入千万的魔魂中。
一片汪洋深海般的魂影,五颜六色地,充满了源血大陆的另一方虚空,试图和妖凤的威能做抗衡。
“自作多情。”
妖凤不屑地嗤笑。
她巍峨高耸的妖影,如从九天陡然坠落,出现于一个巨大的峡谷中。
她的两只手,按在裂开的峡谷两端,稍稍用力去掰!
怦然心情
喀!
伴随着源血大陆的疯狂地震,和两块大陆的尘土飞扬,无数山峦的崩塌,峡谷中的裂缝瞬间变大。
裂缝的下方,本幽暗深邃,却徒然冒出了一抹血红!
“阳脉!”
“始祖!”
弗莱克和格雷克齐声惊叫。
嗖!
虞渊踩着斩龙台悬空,俯瞰着被她掰开的峡谷,望着地底千丈以下,一道如赤红神晶般的高大身影。
那是他的阳神!
他的阳神坐在不再显得绵长的地底血色长河内,数不尽的血色丝线和电光,在血色长河内飞逝着,朝着他的阳神汇聚。
如万千溪流汇入深海。
發飆的蝸牛 小說
“阳脉,虞渊,还有……”
至高妖凤根本没有管大祭司里德,也没在意打算拼命的弗莱克,她轻轻落向那个巨大的紫色神座后,便眯着眼冷漠地看着下方,“齐了。我想要的东西,终于算全部凑齐了,可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界壁天幕已在她的掌控中,外界的人和物,她想要就能来。
承托她的紫色神座,漂浮在峡谷上方,稍稍停顿了片刻,就不急不慢地往下落。
……